久違了久違了。。。終於都肯「的」起心肝坐下來寫這篇拖了兩個多月的entry!

可能你會覺得我很懶,但我從來不相信這世界有「懶人」的存在。

我認為,人之所以懶,只是因為:

1。對某事件產生恐懼,所以逃避去實踐。
2。對某事件莫不關心和興趣不大。
3。對完成某事之後的成果產生不到喜悅或成功感,繼而沒有原動力。

例子1。kay law之前催我交稿,我跟他說我不是記不起要寫,其實時常惦念著這事,但不知怎的去逃避。可能對這東西有某情度上的要求,所以當面對一張白紙時,有說不出的恐懼 (讀書時畫畫也有這感覺)。拖得越耐,壓力也就越大。有時候不太忙時,可以停下來、靜下來時又怕真真正正落筆,最後選擇了做其他事去逃避。(也當然,拖blog事件一定是我有問題,不過我不覺得是懶。)

例子2。常聽到一些家長說自己的孩子非常之懶,尤其是亞洲家庭的家長。對此我強烈認為家長有很大的責任。他們口中所謂的懶惰,其實是孩子們根本找不到自己的興趣和長處,迎合不了他們的「口味」($$$),繼而考不好成績。四處張揚自己的小朋友懶惰,會令到心智未成熟的他們以為自己真的一無是處,在無心機的情況下,最後形成「懶惰」。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如果每人也做一些自己喜愛的事,哪怕做多久,也會有動力去做,懶便不會存在。

例子3。在許多工作環境內,可以見證這個#3。其實,真的有人可以「唔踢唔郁」!這些人不是懶,上網whatsapp甚至乎打機睇韓劇絕對勤力。他們對工作毫無熱誠,對老闆的期望和稱讚簡直是沒有感覺。其實原因如下:

1。這些人對這工作/公司完全沒有歸屬感,但可能他們還未清楚自己去向如何,一當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愛的工作,就可以完全投入。
2。這些人完全不會對任何工作投放感情,可以賺得剛剛好的人工就滿足。他們通常認為工作不比興趣重要,旅行,吃喝玩樂,消費或享受人生來得比工作有意義得多。

當然,有很多有這兩種想法的人,也會做好本份,而這兩種想法本身也沒有錯。但餘下不負責任的其他人真的是有點自私。完成了你應該做的事,然後做些私人事,無問題。但辦不到應做完的事情/不肯付出他們應付出的努力,人工卻照拿,就是問題。因為這樣不但對其他一樣逗人工卻努力付出的人很不公平,不但影響進度,而會令人情緒十分差。

對懶惰, 我可能有頗激動和另類的看法,也可有講不完的意見, 因為我很討厭別人說我很懶!可能你不會認同我的見解,但「懶」,絕對不是一個形容性格的詞語,是對某些事情的態度。


檐蛇呀檐蛇

你真命苦呀
你每晚入黑出動
為每個家庭的角落清理蚊蟲蜘蛛蟋蟀
令人畏懼和不安的各樣大小昆蟲
如此英雄
理應成為萬千少女們的偶像
兒童節目該歌頌你的功德
慈善機構該以你的名義搞籌款晚會
奈何
你付出的努力
換來的只是世人的憎恨和負評
更甚是
被鞋底狠踏
陪上性命
為什麼
全因為你的外貌懶惰
每次被人發現的時候
你總是呆如木雞
試想像如果在辦公室
老闆一進來就看見你定格
大怒也
當老闆過來打算給你訓話時
你竟然把尾巴甩掉
逃之夭夭
檐蛇呀檐蛇
你該和同行的黑旋風忍者多多學習
翻個筋斗還帶劍來除蟲
媽的
即使沒内涵
也夠看了吧


Work hard. Play hard. Slack hard.

要執拾房間,還是去打打機,在於一念之差。
要洗澡好才睡,還是在梳化躺到天光,也是一念之差。
要先寫完文章,還是再上上網,仍是那一念之差。

對。要躲懶,可以有千百個方式。決定去躲懶,卻只在於一個念頭。

躲懶,有時不全然是壞事。
人生不長,太拘泥於要過得正經充實,未必會快樂--不忘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才是最重要的吧。
而且懶散的定義,會否因地方而異?香港地步伐急促,稍為輕鬆一點也好像落後於人。結果就是無論如何也要做些什麼,糊裡糊塗地窮忙。

但不去做些什麼,回望時會覺得空虛;只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有時也會覺得不踏實。
人生不長,若不計劃些project,或實質成就過一些事,會自覺過得太懶散,虛渡了光陰,問心有愧。

一念之差,就是想放懶一下時,沒勇氣盡情去散漫;想完成些什麼,卻又想先hea一下才開始。
或者在work hard和play hard之餘,其實我們也需要放膽去slack hard。
常言道:放懶,是為了走更長的路啊。


瘦身病態

黃子華說過一席話,我很喜歡。
他說,「什麼才算是標準身材?是現在的標準,再減十磅。」

一針見血,簡單地道出香港社會普遍對瘦身的病態觀念;人,是越瘦越美。
美,只用外表來衡量。也許是我們生活節奏快得太恐怖。
上班下班吃飯洗澡拉屎上網。X!哪來時間去細嘗另一個人的内在美?
嘿,恐怕連自己本身的内在美也印像模糊。

沒有關係,有媒體去告訴我們該如何審美。 雜誌,街招,電視也鋪滿了纖體廣告。
是洗腦;只要不斷重復著一個謊話,總有人會相信是真的。
市面上的瘦身產品種類繁多又層出不窮。 也反映了香港人求快捷,喜歡抄短路的性格。
吃幾顆葯就能消脂減磅搖身一變成為model?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要健康地瘦,只有適量運動和均勻飲食。這光用屁股也能想到了吧。

但我不得不佩服我們香港人的生意頭腦;供與求也操控在纖體公司手上。
纖體文化的成功也有賴明星效應,感染流行曲,和八卦雜誌。
也多虧一堆無知的市民會相信。如說女人錢易搵,愛美和欠缺思考能力的人的錢更易。

上個禮拜,我終於成為了某健身房的會員。
沒有為什麼,我家裏放不下一部跑步機,不,正確來説,是吸塵機也容不。
例行公事是一個教練會為你量度你的身型和體重比例。
結果是,我的身型與體重比例全都在正常範圍内。比例是一比一;不能再更標準。
此刻我想這個教練應該沒有什麼可以說了吧。可是教練卻説我這個標準不是男士的標準。
他再說,應該是脂肪要比標準低10%,肌肉應該比正常高20%。
難以置信,這傢伙要我做模特兒!但我裝不懂,問下去。
結果換來就是排山倒海的健美課程簡介。我當然明白這是教練的工作;要sell健身package。
但如果連標準都不能當標準時,為什麼你的標準是標準?

頓時我無法找到一句合適的句子作回覆。 如用本人一般常用的一句「onL79」卻有失大體。
最後我一笑,然後禮貌地說,「讓我考慮一下。」

當然,我最後考慮的只是:今晚吃炸雞還是孖牛芝士堡。


是我leung 還是你crazy

常常覺得我爸是個很leung的人。
無論是穿tee, polo tee, 或是恤衫,他都一定會把衫身完全tuck入褲頭,而且不會在tuck in後拉一點出來。
記得以前他曾說過,不把衣服tuck in,才是不修邊幅,衣衫不整。
這大概是思想處於不同年代的差異,活在「昨天」的他接受不了「今天」的標準。

今天,我覺得自己的思想還算是在「今天」。
只是,怎麼社會上的人和事,好像也漸漸變得難以接受?

你走在街上,沒事還好。遇著什麼麻煩或糾紛,不會有人幫你,但會有人偷拍下來,放上網被人批判。同時,遇著是其他人有麻煩或糾紛,我們也未必會隨便去幫,誰知道這會否是騙徒的最新技倆,也可能是因為we don’t care anymore 。

又或者,在街上看見有人大排長龍的,如果他們不是拖著行李箱買名牌手袋,就可能是因為一時的傳言而蜂湧搶購著日用品。說到底,都是怕執輸的羊群心理完全take over了人的思考和邏輯--先把東西搶到手,有用或適合與否根本不重要。

再或者,滿街大型廣告牌,都不外乎是推廣瘦身美容療程,或是不知在哪裡又建成了尊貴豪宅。彷彿外在美和天價樓,就是值得我們去追求的全部。(至於主張求學只為求分數的補習社,可能是因為公開試被取消了,暫時要低調一下,再重整推銷策略吧。)

不知不覺間,越位過界的人和事變成生活一部分,像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我們的價值觀和容忍量度。
是社會病態,還是只像是老爸看我們不把衣服tuck in進褲頭一樣?

在此想起Simple Plan的Crazy,向社會病態說不。
其實,今天接受不了,明天可能就習以為常吧? 說不準後天還會出現更荒唐的事?

到時,是我leung,還是你crazy?


自幼也是體弱多病的一群,常給大人說我很「孱」。雖然不是嚴重到兩、三個月光顧醫生,但印象中是經常要吃抗生素。直到移民美國,雖然身體也不是很健康那種,但我也沒有再那麼易病,一年也只有一至兩次傷風感冒。

香港天氣潮濕,空氣差,最要命的是,人和人之間的距離是誇張的小。自幾年前由美國回流返港,就不斷的病。因為只是自己回來,以前也多是在家吃飯,所以九成以上的時間我都是買外賣。也因為我的病,經常麻煩了同事和他們的工作進度,要向公司拿sick leave都拿到難為情,卻又不能不休息。多麼想要一個真真正正的break!回港後,因壓力、飲食、環境、天氣和種種不開心,再加上年紀,覺得自己身體真的差到不得了。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家中病到天昏地暗,突然有一股很強的孤獨感,竟然覺得自己死了也沒有任何人知道,那種感覺原來真的很差。又有一次,自己半夜到了急症室,等了四個鐘頭,那份無助、驚徨和孤獨,我想這一輩子我也會記住。但又在那四個鐘頭內,我看到有些老人家病得很辛苦,也是自己前來醫院求診,真的很可憐。我當時想:「我想回家。」

其實,我覺得病不是最難捱的事,那種病了但像沒有人會關心和愛護的感覺才是。


施/受

十五六歲時,我在LA遇上了傳說中的「25-cent Lady」。顧名思義,25-cent Lady當然向我拿25 cents,而我亦給了她25 cents。當時,她並未闖出這名堂,我亦當然不知道她的「底細」,還沾沾自喜的覺得自己愛心爆膨。「施」這行為,真的充滿正能量。很多人認為這叫「好心」。而某程度上,這行為其實也是自私的。只是這件事可以令多過一方的人受惠,所以人人也很鼓勵。

人始終是膚淺的,捐獻了丁點錢就以為自己是大慈善家。說穿了,其實都是想滿足一下當救世主的慾望,又或者因為我們其實都不太想看到世上有太多悲劇而情願犧牲一些東西去買回一個「這世界可以不用這麼悲哀」的希望。當然,我說得也較極端,也未免分析得太嚴重。如果這行為可以互利互惠,也可令人開心,其實是件很好的事。但如果接受的人不是和你一樣的想,而又當你得不到你一廂情願去期待的感激,是會有一點失落的。對,感激就是我們想要的回報。

電視上經常播一些節目去呼籲大眾市民幫助一些貧困人仕,而每次也會邀請一些名人明星去當地拍攝這些短片。女的大多會熱淚凝眶的說:「他們令我體會到我們其實很幸福!」而貧困人仕大多亦會呆呆的看著明星們,不知為何他們那麼激動。其實,有專家探討過,無論你是很醜或很窮,這絕對不會影響你的開心指數,因為人是會適應和習慣的。貧窮人由出世開始,就是這樣生活,幫助他們當然沒有問題,但絕對用不著哭哭啼啼吧?千萬不要用自己心裡的尺去量度其他人的生活!

數年前讀過一篇頗有趣的文章,至今也牢牢的記住。裡面講述一個非洲土著「幸運」地到歐洲讀書的感受。他現在學懂了英文,並回想起第一次到達歐洲某機場的經歷,說:「我下了飛機,然後見到每個人也急促地走來就去,當時很驚慌,心想:『為甚麼他們要這麼趕?是否有大風雨來臨?』後來才發現這新地方每一個人也是這樣。在歐洲的生活令他透不過氣,不明白為何每人每分鐘也是這麼的趕,究竟趕甚麼?在非洲,是沒有人用錶的,時間不是用錶來衡量的。到歐洲留學對他來說,絕不是一件幸運的事。他很嚮往在非洲的生活,覺得那樣才是正確的生活態度。

我似乎有點離題。。。